网站首页 | 工作范文 | 党团工作 | 总结汇报 | 求职职场 | 计划方案 | 诗词鉴赏 | 国学经典 | 散文合集 | 励志范文 | 名人名言 |
互助文档网
  • 读书名言
  • 电影名言
  • 韩文名言
  • 日文名言
  • 诚信名言
  • 友谊名言
  • 名言警句
  • 爱情名言
  • 经典名言
  • 名言名句
  • 英语名言
  • 爱国名言
  • 您的位置:互助文档网 > 名人名言 > 诚信名言 > 人力资本家庭资本与大学生就... 正文 2019-11-24 10:10:25

    人力资本家庭资本与大学生就业认知的实证调查_知识资本和人力资本

    相关热词搜索:

    人力资本家庭资本与大学生就业认知的实证调查

    人力资本家庭资本与大学生就业认知的实证调查 一、研究背景 高校扩招政策实施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在学人数和毕 业生人数连年持续增加。教育部最新统计结果显示,2010年 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将达630余万人[1],创历史新高。但由 于经济增长的就业弹性较低,二元劳动力市场的双重阻隔 [2]等原因,我国大学生就业难问题已十分突出:截至2010 年6月底,该届本科毕业生签约率仅为42%,高职高专毕业生 为43%。[3]大学生就业难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已成为教育经济学、劳动经济学以及社会学等领域的研究重 点和热点问题。[4]《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 (2010-2020年)》明确指出:“要以服务为宗旨,以就业 为导向,推进教育教学改革;
    要不断加强对大学生的就业指 导服务。”[5]探索大学生就业相关问题意义重大。

    “认知①”活动是人类最基本的心理活动过程。大学 生就业认知是大学生对于就业或者在就业过程当中对自身 的角色定位、现实评价和行动意愿认识的心理活动过程,大 学生对于就业的认知程度会直接影响到其实际就业行动。因 此,探索大学生就业认知问题是研究大学生就业问题的一个 重要视角和关键切入点。有人采用问卷调查的方法,从综合 素质、职业规划和求职心态三方面分析了大学生就业认知的 现状,以及大学生就业认知中的优势和不足[6];
    也有人对 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大学生就业认知情况进行了调查和分析,指出了当前大学生对社会人才需求认知的偏离,并利用非参 数检验方法研究在校生与往届生在就业认知方面的差异[7], 还有学者基于上海市的抽样调查数据对性别平等就业认知 的影响因素进行了相关研究。[8]但总体来看,目前学术界 对大学生就业认知方面的研究较为缺乏,已有的相关研究也 不够系统和深入,尚没有研究关注具有不同人力资本存量、 不同家庭资本存量的大学生在就业认知方面的差异性。因此, 本研究将利用江苏省实际调研数据对人力资本、家庭资本对 大学生就业认知的影响方式和影响程度进行计量检验,希望 能为合理引导大学生就业认知的相关政策提供理论依据。

    二、研究设计 (一)研究假设 一般而言,大学生的就业认知会受多种因素的影响。

    其中,人力资本“因素集”(factor sets)和家庭资本“因 素集”是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根据人力资本“信号标识理 论”(signal identity theory),一般来讲,求职者在择 业时拥有的人力资本越丰富,其就业认知也越高,这也符合 一般的人力资本“投资—收益”假说。中国传统社会是以“伦 理本位”和“关系本位”[9]为特征的“乡土社会”[10], 而家庭则是中国社会的“细胞”和基本单位。家庭资本越充 裕,其能调动和利用的社会网络资源也就越充裕,而受“惯 习”(habitus)和家庭氛围的影响,这些家庭的子女自然 对其就业认知也就越高。因此,在当前中国社会背景下,家庭资本对大学生就业认知会有直接影响。一般情况下,大学 生就业时将循着“自身能力判断→就业形势估计→就业困难 认知→就业单位选择”的逻辑轨迹进行,各个阶段的就业认 知均可能是人力资本存量和家庭资本存量的“集中映射” (concentrated reflection)。根据以上理论推理,本研 究提出以下研究假设:
    假设一:人力资本、家庭资本显著影响大学生就业中 的自我能力认知。

    假设二:人力资本、家庭资本显著影响大学生对就业 形势的认知。

    假设三:人力资本、家庭资本显著影响大学生对就业 困难的认知。

    假设四:人力资本、家庭资本显著影响大学生就业单 位选择时对各因素重视程度的认知。

    (二)变量界定 1.自变量——人力资本、家庭资本 借鉴美国经济学家舒尔茨[11]和贝克尔[12]的“人力 资本”概念,本研究将影响大学生就业认知的“人力资本” (human capital)界定为:存在于大学生个体之中,通过 教育及培训所形成的具有社会经济价值的知识、技能和健康 等质量因素的总和。大学生人力资本的获得主要是通过个人 努力和教育投资来实现的。将影响大学生就业认知的人力资 本具体操作化为在校期间成绩(1为成绩好、2为成绩一般、3为成绩较差)、在校期间是否担任过学生干部[1为担任过 校级学生干部、2为担任过院(系或班)级学生干部、3为没 有担任过学生干部]、在校期间获奖情况(0为没有获得过奖 励、1为获得过奖励)、学习目的是否明确(0为学习目的不 明确、1为学习目的明确)以及同学关系是否融洽(0为同学 关系不融洽、1为同学关系融洽)等五个变量,且均为定类 变量。

    将影响大学生就业认知的“家庭资本②”(family capital)界定为:存在于大学生家庭之中,并能够为大学生 利用以便实现某些“工具性目的”的家庭背景。[13]将大学 生的家庭资本具体操作化为家庭经济状况(1为高收入家庭、 2为中等收入家庭、3为低收入家庭)、父亲职业(1为公务 员及企业管理人员、2为事业单位职工和个体工商户、3为工 人、4为农民和下岗失业人员)和母亲职业(1为公务员及企 业管理人员、2为事业单位职工和个体工商户、3为工人、4 为农民和下岗失业人员)三个变量,也均为定类变量。

    2.因变量——大学生就业认知 因变量为大学生的就业认知,具体从大学生就业过程 中的自我能力认知、大学生对当前就业形势认知、大学生对 就业困难影响因素认知以及大学生在就业单位选择时对各 因素重视情况认知等四个方面对大学生就业认知进行衡量。

    具体来看,将大学生就业过程中的自我能力认知具体操作化 为学习新知识能力认知、创新能力认知、分析和解决问题能力认知、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认知、人际交往能力认知、领 导能力认知和承受挫折和适应环境能力认知等七个变量,这 七个变量均为二分类变量,变量取值为1时代表“能力好”, 取值为0时代表“能力差”,以“能力差”为基准变量;
    将 大学生对当前就业形势认知具体操作化为“踌躇满志”、“较 有压力、但有一些自信”、“时常感到困惑”、“很有压力、 感到焦虑”及“希望得到实际的指导和帮助”等五类,是一 个五分类变量,具体赋值为1~5,以“希望得到实际的指导 和帮助”为基准变量;
    将大学生对就业困难主要影响因素认 知具体操作化为“个人知识能力储备不足”、“自我定位不 准”、“专业面太窄或专业不对口”、“学校不知名”、“社 会关系缺乏”及“无工作或实践经验”等六类,是一个六分 类变量,具体赋值为1~6;
    将大学生在就业单位选择时对各 因素重视情况认知具体从经济收入和福利待遇、就业单位性 质、职业稳定性、专业对口、注重自身兴趣和爱好等六个方 面进行衡量,这六类变量均为二分类变量,取值为1时表示 对某一方面“非常重视”,取值为0时表示对这方面“不太 重视”。

    3.控制变量——性别、生源地和出生地 控制变量有三个:分别为性别(1为男性、0为女性, 以女性为基准变量)、生源地(1为江苏籍、0为非江苏籍, 以非江苏籍为基准变量)、出生地(1为城市、0为农村,以 农村为基准变量)。(三)计量模型 本研究主要采用多元回归分析方法来检验研究假设。

    由于因变量为二元分类变量和多元分类变量,所以采用二元 Logistic和多元Logistic回归模型。具体而言,模型1、模 型3和模型4中的因变量均为二分类变量,自变量和控制变量 也均为定类变量,因此采用二元Logistic回归模型进行分析, 回归方程的基本形式为:
    采用统计软件STATA11.0进行相关计量分析。

    (四)数据来源 本研究采用的数据来源于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 重大、重点项目“高等教育大众化条件下大学生就业问题研 究”调查数据,该调查范围覆盖了江苏省的20所代表性高校。

    为保证问卷调查的准确性和代表性,在调查样本院校的选择 上,既考虑了专业类型、学校层次的差异,也考虑了苏南与 苏北的地域差异。学生年级分布上包括一、二、三、四年级, 但坚持以三、四年级为主。采取分层随机抽样方法进行问卷 调查,共发放问卷4000份,实际回收3508份,问卷有效回收 率为87.70%。

    三、研究结果 (一)人力资本、家庭资本对大学生就业自我认知的 影响本次调查结果显示,95%以上的大学生学习新知识的 能力(95.37%)、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95.03%)较好, 90%以上的大学生人际交往能力(91.12%)和承受挫折和适 应环境能力(93.76%)较好,80%以上的大学生创新能力 (83.93%)、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83.76%)及领导能力 (82.34%)较好。由此可知,整体来看,目前大学生群体 对就业自我认知判断较好,大学生普遍认为自身已经具备良 好的工作能力及环境适应能力。大学生就业中的自我认知回 归结果如表1所示。从LR chi2和Prob>chi2取值可以看出, 回归模型的总体显著性水平较高。似然函数的对数值Log likelihood表明模型总体有效。表1中模型1-1至模型1-7分 别表示“学习新知识能力认知”、“创新能力认知”、“分 析和解决问题能力认知”、“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认知”、 “人际交往能力认知”、“领导能力认知”和“承受挫折和 适应环境能力认知”七个回归结果。

    从表1的回归结果中可知,人力资本方面,学习成绩 对各项大学生就业自我能力认知均有极其显著的正向影响, 即在控制了其他因素影响的情况下,大学生学习成绩越好, 其就业自我能力认知程度越高;
    担任学生干部情况对大学生 就业自我能力认知具有不同影响,具体而言,担任过校级学 生干部的大学生,其创新能力、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人际 交往能力及领导能力均显著高于没有担任过学生干部的大 学生;
    而担任过院(系、班级)学生干部的大学生,其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及领导能力显著高于没有担任过任何学生 干部的同学,但其学习新知识的能力却显著低于没有担任过 学生干部的同学,即总体来看,大学生在校期间若担任过学 生干部,则其表达能力、交往能力及领导能力相对与其他同 学而言会更好,这也印证了我们一般意义上的主观判断,即 担任学生干部可以更好地锻炼自身的各种能力。

    在控制了其他因素的情况下,大学生在校期间的获奖 情况对大学生的学习新知识能力及分析和解决问题能力有 显著正向促进作用;
    大学生在校期间的同学关系是否融洽会 显著影响大学生的创新能力、表达能力、人际交往能力、领 导能力及承受挫折和环境适应能力;
    而大学生学习目的是否 明确也会对除学习新知识能力和承受挫折及环境适应能力 以外的各种能力产生显著性影响。综合分析可知,人力资本 对大学生就业中的自我能力认知会产生显著性影响。

    家庭资本方面,相对于低收入家庭大学生而言,中等 收入和高收入家庭大学生的学习新知识能力和分析解决问 题能力相对较差,而表达能力、人际交往能力及领导能力会 相对较好,但这种影响在统计意义上并不显著。父亲职业方 面,在控制了其他因素的情况下,相对于农民及下岗职工家 庭的子女而言,父亲职业为公务员及企业管理人员、事业单 位职工和个体户及工人的大学生,其创新能力相对较差;
    相 对于公务员及企业管理人员家庭的子女,农民及下岗职工家庭子女的承受挫折和环境适应能力会更强。母亲职业方面, 在控制其他因素的情况下,母亲职业为工人的大学生,其承 受挫折和环境适应能力会显著低于母亲职业为农民及下岗 家庭的大学生,但总体来看,母亲职业对大学生就业中的自 我认知能力并没有显著性影响。

    控制变量方面,男性大学生的创新能力、分析和解决 问题能力及领导能力要显著高于女性大学生;
    江苏籍大学生 的学习新知识能力要显著高于非江苏籍学生;
    出生地是农村 还是城市,对大学生就业中的自我能力认知并没有显著性影 响。

    至此,假设一中的“人力资本对大学生就业中的自我 认知能力有显著性影响”得到了验证;
    而“家庭资本对大学 生就业中的自我认知能力有显著性影响”并没有得到验证。

    (二)人力资本、家庭资本对大学生就业形势认知的 影响 为了衡量大学生对当前就业形势的认知情况,我们设 置了“你对目前的就业形势感觉是什么?( )A.踌躇满志;

    B.较有压力、但有一些自信;
    C.很有压力、感到焦虑;
    D.时 常感到困惑;
    E.希望得到实际的指导和帮助”这一问题。调 查结果显示,接近一半(48%)的大学生选择了“较有压力、 但有一些自信”(其他选项所占比例分别为:A(11.72%)、 C(14.05%)、D(13.20%)、E(13.03%))。总体来看,大学生对 目前就业形势感觉有一定压力,但也较有信心,少部分同学感觉就业压力很大、有些甚至感到困惑及焦虑,也有同学希 望得到就业指导和实际帮助。

    大学生就业形势认知回归结果如表2所示。从LR chi2 和Prob>chi2取值可以看出,回归模型的总体显著性水平较 高,似然函数对数值Log likelihood也表明模型总体有效。

    表2中模型2-1至模型2-4分别表示“较有压力、但有一些自 信”、“很有压力、感到焦虑”、“时常感到困惑”和“希 望得到实际的指导和帮助”对“踌躇满志”而言的多元回归 结果。从表2中的回归结果来看,人力资本方面,大学生在 校期间学习成绩对就业形势认知有部分显著性影响,即学习 成绩越好,其感觉到的就业形势压力越小;
    学习成绩越差, 其感觉到的就业形势压力越大。担任学生干部情况方面,担 任过校级学生干部的同学比起没有担任过学生干部的同学, 其对就业形势认知更倾向于“踌躇满志”,这与我们一般认 识可能不相吻合,可能的原因是,担任过校级学生干部的同 学,其自身就业期望值会更高,因此感觉到就业时的压力更 大。大学期间获得奖励情况对大学生就业形势认知会产生部 分显著影响,即获得过奖励的同学比没有获得过奖励的同学 的就业信心更强。同学关系是否融洽和学习目的是否明确对 大学生就业形势认知也会产生显著影响。综合分析可知,人 力资本对大学生就业形势认知会产生显著性影响。

    家庭资本方面,家庭经济状况对大学生就业形势认知会产生显著影响,具体而言,相对于高收入家庭的大学生而 言,低收入家庭的大学生感受到的就业压力更大,而且在统 计意义上极其显著;
    中等收入家庭的大学生比低收入家庭的 大学生感受到的就业压力要小,但这在统计意义上并不显著。

    父亲职业对大学生就业形势认知并没有十分显著的影响。母 亲职业方面,“公务员及企业管理人员”家庭的子女比“农 民及下岗职工”家庭子女感受到的就业压力明显较轻,而且 从整体来看,父母亲“职业等级”越高,其子女对就业形势 的认知越乐观,越充满信心。

    控制变量方面,女性大学生比男性大学生感受到的就 业压力更大,对就业形势的认知也比男性大学生更悲观;
    江 苏籍和非江苏籍大学生对就业形势认知也呈现显著性差 异;
    出生地是农村还是城市,对大学生就业形势认知并没有 显著性影响。

    至此,假设二中的“人力资本对大学生就业中的自我 认知能力有显著性影响”得到了验证;
    而“家庭资本对大学 生就业中的自我认知能力有显著性影响”也得到了部分验证。

    (三)人力资本、家庭资本对大学生就业困难认知的 影响 为了衡量大学生对就业困难的认知情况,我们设置了 “你认为目前造成大学生就业困难最主要的因素是什么? ( )A.个人知识能力储备不够;
    B.大学生自我定位不准确;

    C.专业不对口或专业面太窄;
    D.学校不知名;
    E.缺乏社会关系;
    F.没有工作或实践经验”这一问题。调查结果显示, 44.28%的大学生选择了“个人知识能力储备不够”,超过一 成的同学选择了“自我定位不够准确(14.72%)”、“专业 不对口或专业面太窄(13.08%)”和“没有工作或实践经验 (14.87%)”,选择“学校不知名(7.33%)”和“缺乏社 会关系(5.72%)”的比例最小。

    大学生就业形势认知回归结果如表3所示。从LR chi2 和Prob>chi2取值可以看出,回归模型的总体显著性水平较 高。似然函数的对数值Log likelihood表明模型总体有效。

    表3中模型3-1至模型3-6分别表示从选项A到选项E的六种回 归结果,这六个因变量均为二分类变量,因此均采用二元逻 辑回归模型。由模型3-1可知,人力资本方面,只有大学生 在校期间获奖情况对大学生就业困难认知产生显著影响,即 在大学期间获得过奖励的同学更倾向于认为造成就业困难 的最主要因素不是“个人知识能力储备不足”,而是由于其 他因素造成就业困难;
    而学习成绩、是否担任过学生干部、 同学关系及学习目的等对就业困难认知并没有显著影响。家 庭资本方面,在控制其他因素的情况下,高收入家庭的大学 生更倾向于认为造成就业困难的最主要因素是自身知识能 力储备不足。父亲职业对大学生就业困难认知并没有显著影 响。母亲“职业等级地位”越高,其子女越倾向于认为“个 人自身知识储备不够”是造成就业困难的最主要影响因素。

    由模型3-2可知,人力资本因素集和家庭资本因素集对自我定位认知均没有显著性影响。由模型3-3可知,在控制其他 变量情况下,家庭经济状况对大学生就业困难认知有显著影 响,即相对于高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的大学生而言,低收入 家庭的大学生更倾向于认为造成大学生就业困难最主要的 因素是由专业不对口或所学专业就业面太窄造成的。由模型 3-4可知,具有不同人力资本存量和不同家庭资本存量的大 学生在认为“学校不知名是造成就业困难最主要的因素”上 并没有显著性差异。出生地为农村的大学生比出生地为城市 的大学生更倾向于认为“学校不知名是造成就业困难最主要 的因素”。

    由模型3-5可知,出生地为城市的大学生比出生地为 农村的学生更倾向于认为“缺乏社会关系及可利用的社会资 源是造成就业困难最主要的因素”;
    相对于母亲职业等级为 “公务员及企业管理人员”家庭的大学生而言,农民及下岗 人员家庭出身的大学生越倾向于认为社会关系在大学生就 业中会起到更重要的作用。这一结论印证了由于就业市场的 不完善,大学生就业过程中存在“关系”、“网络”等运作 的空间,这也与人们的一般认识相吻合。由模型3-6可知, 在对“缺乏工作或实践经验是造成大学生就业困难的最主要 因素”这一观点的认识上存在明显的性别差异,即女性更倾 向于认为工作或实践经验能有效缓解就业困难,显著增加就 业成功概率。从上述分析可知,假设三“人力资本、家庭资本对大学生就业困难认知有显著性影响”得到了部分验证。

    (四)人力资本、家庭资本对大学生就业单位选择时 对各因素重视程度的影响 调查结果显示,83.47%的大学生在选择就业单位时对 经济收入和福利待遇非常重视,只有16.53%的大学生对经济 收入和福利待遇不太重视;
    有85.63%的大学生对就业单位的 性质非常重视,只有14.37%的人对就业单位的性质不太重 视;
    有59.12%的大学生在就业单位选择时对职业稳定性非常 重视,而有40.88%的人对职业稳定性不太重视;
    只有37.99% 的大学生期望寻找“专业对口”的工作,而大部分(62.01%) 的大学生在选择就业单位时对与自己所学专业是否对口不 太重视;
    有超过一半(57.41%)的同学在寻找工作时非常重 视结合自身的兴趣和爱好,也有42.59%的同学认为兴趣和爱 好在寻找工作时不太重要。

    四、主要结论及建议 本研究的主要发现包括:(1)总体来看,目前大学生 群体对就业自我认知判断较好,大学生普遍认为自身已经具 备良好的工作能力及环境适应能力。学习成绩对各项大学生 就业自我能力认知均有极其显著的影响,即大学生学习成绩 越好,其就业自我能力认知程度越高。大学生在校期间若担 任过学生干部,则其表达能力、交往能力及领导能力相对与 其他同学而言会更好。大学生在校期间的同学关系会显著影响大学生的创新能力、表达能力、人际交往能力、领导能力 及承受挫折和环境适应能力;
    而大学生学习目的是否明确也 会对除学习新知识能力和承受挫折及环境适应能力以外的 各种能力产生显著性影响。(2)整体上大学生对目前就业形 势感觉有一定压力,但也较有信心,少部分同学感觉就业压 力很大、有些甚至感到困惑及焦虑,也有同学希望得到就业 指导和实际帮助。大学生学习成绩越好,其感觉到的就业形 势压力越小;
    学习成绩越差,其感觉到的就业形势压力越 大;
    低收入家庭的大学生比高收入家庭的大学生感受到的就 业压力会更大。(3)绝大部分大学生认为自身知识能力储备 不够是造成就业困难的最主要因素,也有少部分同学将就业 困难原因归咎于专业不对口或专业面太窄、学校不知名、缺 乏社会关系或缺少工作或实习经验等原因,但不同人力资本 存量、不同家庭资本存量的大学生对于就业困难认知存在一 定的差异。(4)绝大部分大学生在就业单位选择时对经济收 入与福利待遇、就业单位性质、职业稳定性及自身兴趣和爱 好等非常重视;
    而在选择就业单位时对工作与自己所学专业 是否对口则不太重视。对上述因素的重视程度也随着人力资 本存量和家庭资本存量的不同而呈现一定程度的差异性。

    基于以上研究发现,特提出如下相关建议:(1)大学 生在校期间应端正学习态度,明确学习目的,要认真对待基 础课程和专业课程的学习,为将来就业打好基础。同时,应 积极参加校内外各种组织和社团活动,以锻炼自己的表达能力、人际交往能力、领导能力和环境适应能力。(2)大学生 的实习经历和工作经验对其就业认知有显著的正向促进作 用,用人单位在招聘时,对应聘者的相关工作或实习经验、 承受压力和克服困难的能力、敬业和吃苦耐劳精神以及沟通 协调能力非常重视,因此,大学生在校期间应注重积累相关 工作或实习经验,培养受挫能力和吃苦精神,努力提高自身 的综合素质和竞争力。(3)专业是否“热门”、是否“对口” 并不是大学生成功就业的主要决定性因素,因此,大学生在 寻找工作时不必拘泥于专业限制,而应该拓展择业视野,合 理设置就业预期,端正就业认知。(4)现阶段大学生就业市 场中“家庭资本”的作用空间依然很大,由家庭背景差异造 成的大学生就业过程中的不公平问题依然比较严重,建立统 一、完善和公平合理的大学生劳动力就业市场依然任重而道 远。

    收稿日期:2012-01-22 注释:
    ①“认知”是指人们获得知识或应用知识的过程,或 信息加工的过程。是指人认识外界事物的过程,即对作用与 人的感觉器官的外界事物进行信息加工的过程。这是人最基 本的心理过程,它包括感觉、知觉、记忆、想象、思维和语 言等。人脑接受外界输入的信息,经过头脑的加工处理,转 换成内在的心理活动,再进而支配人的行为,这个过程就是 信息加工的过程,也就是认知过程。

    • 范文大全
    • 教案
    • 优秀作文
    • 教师范文
    • 综合阅读
    • 读后感
    • 说说
    人力资本家庭资本与大学生就业认知的实证调查_知识资本和人力资本》由(互助文档网)整理提供,版权归原作者、原出处所有。
    Copyright © 2019 互助文档网 All Rights Reserved.